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娘子别动手 > 第189章 你娘子能跑
    <script>p1()</script>

    百里少叙的眼里满是滋啦作响的电流,这一招他再熟悉不过!

    但是面对眼前这要人命的电流,百里少叙竟然闭上了双眼,他运用着精神领域里为数不多的灵力,张开了双臂挥舞着法杖。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

    法杖在空气当中自由舞蹈着,好像有着一个放荡不羁的灵魂。

    周昊心里质疑百里少叙这是在做什么?难道?

    周昊突然反应过来,心下一阵惊骇,“你竟然学习了紊乱元素?!”

    此话音一出,只见的百里少叙的身形已经运用幻影步从那拔地而起的电流之中迅速俯冲而来!

    可惜周昊明白的有些晚了。

    哪怕百里少叙灵力不多了,但是电流的威力,是哪怕仅剩点点灵力也不容忽视!

    周昊完全没料到原本必须要后退保全自身的百里少叙竟然穿透电流而来,直接来到自己的面前!不仅仅如此,百里少叙手中的法杖又随心所欲凝聚成一股子电流。

    毫无防备的,直直击打在自己的身上。

    周昊顿时翻了两个白眼,身形倒地踌躇了一番。

    这百里泰讲师也太看重百里少叙了,竟然提前将紊乱元素的技法教于他。

    不论是哪一种职业都有这样一个技能,但是很有难度。所以讲师不会太过注意让大家进行训练,因为每个人的天赋不同。

    资质越好,越能敏锐察觉到空气当中与自身相匹配的元素,且掌控好,利用这元素展开攻击与防御。

    紊乱元素,顾名思义,若是你收集的元素被对方破坏了,原本凝聚一团的元素分散了,那就炼不出你想要的招式了。

    百里少叙刚才就利用了这一点。

    虽然周昊凝聚成了电流,但是造成电流所需要的元素被破坏掉,那么这个招式无法形成,自然就不会让百里少叙遭到迫害。

    周昊也是万万没想到百里少叙居然还有这种王牌,是以刚才轻敌了,更是不防被百里少叙最简单的一道电流击倒在地。

    其实所有职业来看,雷系应该是伤害力最为强大的一种职业了。

    就在周昊反应过来,且懊恼今日怎可落败,眼瞧着百里少叙要将他踢出场内,讲师的话来得万分及时。

    “时间已到,结束!”

    “平局?”柳飞絮眨眨眼,有点气不过,“怎么能平局呢?就差一点点!”

    那叫一个惋惜啊!

    但是她没敢在那记事讲师面前较劲儿,话没多说。

    比武场内,周昊强压下心头刚才漏掉一拍,此时却砰砰乱跳的心脏,他朝着百里少叙拱了拱手,“承让。闪舞小说网..org”

    百里少叙也抱拳回以一礼,他不会不知道刚才在与沈左明僵持之间,是周昊拉住了周政给了他一次机会。

    面对同一屋檐下学习的同学,这周昊让百里少叙欠下一人情。

    不论周昊怎么想,但百里少叙知道今日若是没有那片刻的缓冲,他根本没有赢的机会。

    扭过身去,周昊捂住自己生疼的胸口,虽然那一口热流被压下去,可还是感觉胸膛发闷,又疼又难受。

    这百里少叙当真是一个劲敌,这百里泰讲师独独偏爱百里少叙也情有可原,只是周昊也不是那么单纯的人。

    周政瞧着周昊走出来,虽然平局,也就是说自己也胜了,可他还是有些不安,压低问道“怎么办?”

    “我没事,先回住所休息一下。”

    周昊看他一眼,提醒他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别什么都说。接收到周昊的视线,周政连忙闭了嘴。

    他其实要问的是怎么向沈茹初交代。

    毕竟他和周昊都答应了沈茹初要狠狠为难百里少叙一番,但是现在没压制住百里少叙,反而还让他威武一把通过了合作赛。那沈茹初不得气死?

    她一生气他们能有好果子吃?想想周政都有些后怕。

    但周昊说得对,此时不宜喧哗,是以二人没多停留一起回了住所。

    百里少叙转过身擦了擦嘴角一丝猩红的血液,这才从一片狼藉废墟的比武场内走出来,韩小语当即扑上去。

    “还好你没事,纤尘姐姐很是担心你啊!”韩小语可是一脸紧张满心紧张,担心着。

    “都说担心也是瞎担心,这小子福大命大的,咱们还不知道嘛!”柳飞道一手揽着韩小语,后者瞥他一眼,他连忙放下了手臂。

    在这些讲师面前搞得你侬我侬,着实是跟门规过不去!柳飞道讪讪一笑哄着他家可爱害羞的小娘子。

    “没事就好,恭喜你了。”沈零款款上前两步。

    柳飞絮也甩甩刘海,哈哈大笑着上前。

    “百里少叙,你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恭喜恭喜。但是你得撑住,时刻都要像今天一样,别被别人打趴下。”柳飞絮这恭维声听起来怎么那么刺耳?

    不过柳飞絮可没觉得自己是在挖苦讥讽,不过是凑个热闹而已嘛。

    讲师记录了结果走了,对手周昊二人也走了,就柳飞絮一行人关心着百里少叙凑上了前。..org

    在这环绕中,百里少叙强撑着精神一一回应后,才有空档来寻伊云纤尘,他抬起头,见伊云纤尘站在原地神色不明。

    百里少叙心下一沉。

    沈零循着百里少叙的视线扫了伊云纤尘一眼,她打断大家说“尹归缓应该也结束了,我去看看他的结果。”

    “沈零姐姐你去吧。”韩小语应一声。

    “咱们赶紧走吧,马上就要清场让上一届子弟来了。被赶走总比自己走要强很多的。”柳飞絮插话说。

    “走走走,小语你累了吧,咱们先回去休息一下。”柳飞道附和一声,拽了韩小语走人。

    一阵清冷的风刮过,使得柳飞絮贴着脸颊与下颚的斜刘海飘了飘,她停在原地有点懵了,这会儿跟前怎么这么清净,就剩下她和伊云纤尘三人了。

    她抬头一瞧百里少叙满含笑意地走向伊云纤尘,瞧着这二人撒狗粮每每给她气受,她还不如去逗弄韩小语呢。这样想着,连忙扭过屁股跟了上去。

    “柳飞道,你小子等等我!”

    周围的喧嚣吵闹都无关紧要,伊云纤尘看着百里少叙站在她身边笑说成绩。

    “娘子,你不高兴吗?我通过测试了。”

    “嗯。”伊云纤尘生硬地回了一句,转身往住所走去。

    百里少叙连忙跟上,小心翼翼地看着伊云纤尘的脸色,不知道她这会是怎么了?

    犹豫着,百里少叙问出声。

    “娘子,可是你刚才的比试中受伤了?”

    “我没事。”伊云纤尘的声音沉冷毫无感情。

    “那你到底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怎么不高兴?”

    有什么话就一定要当面说出来,虽然伊云纤尘不好哄,但百里少叙甘之如饴,而且他就见不得伊云纤尘凝眸蹙眉的模样。

    听着百里少叙的喋喋不休,伊云纤尘停下了脚步。

    “其实你刚才避开退出来就好,何苦让周昊伤了你?”伊云纤尘压抑着怒意,沉声发问。

    别以为他把嘴角的血迹擦去就没事了,当她眼瞎看不见吗?

    看见他受伤的那一刻,伊云纤尘的心就像被一双手握紧、挤压着,连呼吸都困难了。

    那一刻她知道,她宁愿自己受伤也不希望这个时刻护着她的人受到丝毫伤害!但是她没办法。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百里少叙受伤,毫无办法。

    伊云纤尘痛恨百里少叙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也暗恨自己的无能,不然沈茹初哪里敢这般大胆?!

    其实说到底百里少叙心里也压着一口气。他知道是沈茹初使坏让周晋那两个人撤离场中,丢下他一个人应敌。

    他也知道沈茹初给沈左明下了命令,要把攻击锁定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不要手下留情,出了任何事情有她沈茹初担着。

    但是你能控制局部就可以控制结果?

    百里少叙那傲骨也被激发,他就做给沈茹初看,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挑衅他、看低他,不是她沈茹初一句弄死他就可以弄死他的。

    百里少叙平日里是很好说话,性子随和又嬉皮笑脸的,但是这不代表有些问题上他会选择逃开躲避!

    他要让沈茹初知道,他不是开玩笑,他有那个决心与能力对抗到底,哪怕两败俱伤也无所谓。

    在她沈茹初面前,他会对她拔刀相向而护住伊云纤尘。

    这是绝对的,不可反驳!

    伊云纤尘一时间也被蒙了心智,心头难掩的怒意流露在表面一言不发。

    她不理解百里少叙的心绪,她只知道这一刻她担心百里少叙,她不允许他受伤!

    即便她知道了百里少叙心头窝的那口气,她也只会心疼百里少叙受伤,而不会去计较其他。

    因为她觉得,在这九霄之上,没什么比失去百里少叙更让她难受。

    所以那不受理智控制的怒意,明晃晃地摆在百里少叙面前。

    百里少叙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刚才的举动,但他明显知道伊云纤尘是真的生气了。百里少叙心里还挺高兴,娘子这是担心他呢,他知道她心里有他。

    但是转念一想,他苦笑,此时该怎么哄伊云纤尘?

    百里少叙紧张地瞧着伊云纤尘,有些心虚地看着她的脸色。

    “娘子?”

    见伊云纤尘迈开脚往回走,完全不搭理他。百里少叙复唤道“娘子?”

    “干什么?”伊云纤尘头也不回,只没好气回一句。

    这一句是有气无力的。

    伊云纤尘其实也反应过来了,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与沈茹初有关系,可能百里少叙也只是与沈茹初反目,所以做给沈茹初看的。

    但伊云纤尘心里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烦闷,焦躁,让她的脾气顿时不好起来。

    其实沈零说得对,她既然认定了百里少叙,既然把百里少叙放在心上,那就温柔以对,那就回应他的感情。不然一个人总是唱着独角戏般的付出,总会累的。

    记忆里,百里少叙从来都是这样时刻关注着自己的情绪。

    还记得曾经在斩云宫,那时正面临着各方势力压界的危险境况,伊云纤尘是整日提心吊胆、寝食难安。

    百里少叙有些吊儿郎当的言词,真是把她惹生气了。

    到后来斩云派的危机解除,斩云派的一切事宜交由伊云容曼处理,她住在百里家的时候,日子过得那般慵懒闲散,用百里夫人的话来说:仿佛神仙眷侣。

    百里少叙才在一日午后拥着她,轻声细语恍惚说起来。

    他说娘子,你还记得在斩云派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从屏风后走出来,清冷的视线里带着明显的怒意,那一刻我的心突然咯噔一下。

    我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我是不是不应该那么不正经与你开玩笑。

    但是我就是见不得你总是蹙着眉,愁云惨淡的面色不见一丝笑容。明明你笑起来特别漂亮。

    当时你看我一眼是警告,我当即就没敢和你多说了,甚至连气都不敢透——

    这些话不是我故作夸张与玩笑,是我的真实感受。后来晚间你的情绪好些与我多说了几句,我这才放下心来。

    那时候的言语历历在目,有几人能这般观察她的情绪,能这般小心翼翼爱护着她?

    百里少叙感动她的是真心,她也不怕百里少叙骗她,毕竟他连生命都愿意为她付出,哪怕再骗她又如何?且行且珍惜,至少这一刻,她们二人是相互依靠的。

    在这陌生的九霄之上,说着执子之手,一起白首的诺言。

    百里少叙不知伊云纤尘已然释怀了,还以为伊云纤尘独自生闷气,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哄她是以也没说话了,就只是跟着她回到了住所。

    他虽然突然口拙起来,但他知道只要陪着伊云纤尘,过会儿她自己就没事了。

    回到住所后,伊云纤尘没管百里少叙,也有些累不想开口。

    她自顾去泡了个澡,头发湿漉漉的走出了浴室,百里少叙连忙抢过伊云纤尘手里的毛巾为她擦试着头发。

    “娘子你坐这里,我给你泡茶了,喝点暖和。”

    “嗯。”伊云纤尘应了一声,落座茶桌前,喝了两口温热适宜的花茶。

    柳飞絮真是看不下去了。

    “百里少叙,虽说这大冷天的,但是你这一场激战之后怎么也不先洗洗,天天跑来我们女子住所干嘛?你娘子是能跑还是能丢啊?”

    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