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剑长安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疯魔!
    <script>p1()</script>

    脊梁

    夕阳才落下,天气骤然一变。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org

    随着那妇人的一声怒吼,天空之上乌云密布,天边隐隐有雷声大作。

    徐长安听得这声大喝,急忙将许耿往上提了起来,长剑紧紧的抵着许耿的脖子。

    短短一瞬间,之间城墙底下站满了白衣剑客,在也黑夜中的火把下,显得异常的扎眼。

    “你乾剑宗要造反了么”郡守大人见状,急忙喝道。

    那老妇人冷冷的看了一眼郡守大人,目光便从他上划过,看向了徐长安。准确的说,是看向了徐长安手中的许耿。

    “小子,我给你三秒钟,放了他”徐长安额头上冒出冷汗,可是因为带着面具,这老妇人看不到他的窘态。

    李道一则是面色凝重,看着那个老妇人。

    最终,李道一口中吐出了三个字。

    “大宗师”

    那老妇人微微一笑,眯起了眼,便笑道“这位小道友好眼力。不过道友也不凡,体内紫光涌动,莫非是那座阁里的人。”

    李道一眼睛一凝,死死的盯着那老妇人。

    “我只是一猜,此事想必和道友没多大关系,我乾剑宗寻仇,从不殃及池鱼,报冤找头,讨债找主。”

    李道一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他知道这老妇人认出了他后的天机阁。

    “既然如此,那请将把我兄弟还有兄弟媳妇交出来吧”

    老妇人脸色一僵,顿时转问向后的妇人。

    “你们抓了人”

    那紫衣妇人耸耸肩,摆摆手。老妇人便猛地看向了许缜。

    “许缜,你说”

    许缜低着头,有些犹豫,便听到一声暴喝。

    “有什么说什么”

    “之前耿儿是说过那个女人在他房间,可后来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这老妇人听到这话,“啪”一声,便反手一巴掌扇在了许缜的脸上。

    “教子无方,父之错”

    许缜正想叫一声“母亲”,这老妇人便喝道“闭嘴,也就是许景龙带着你们,才生的这副怂样”

    众目睽睽之下,许缜被打了一巴掌,只得低下了头。

    此时郡守大人终于忍不住了,站在徐长安旁,大声的喝道“你和老妇是何人,竟然如此嚣张,让你乾剑宗的许景龙出来答话”

    那老妇人听到这个名字,猛然抬起了头,看着这位郡守大人。

    “老叫冯以莲,不知道比不比那个姓许的更能代表乾剑宗”

    此话一出,郡守大人满脸的疑惑。李道一皱起了眉,似乎是认出了这位如今丑陋异常,头顶只有几根头发的老妪,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这位自称冯以莲的老妇人。

    “这人当初在正道的年轻一代中,仅仅比你那瘸子师父李义山,还有裴长空和陈桂之他们弱一线,这人当初差点成为你的师母,不过好像是被李义山给伤了,这才嫁给了姓许的。”

    徐长安看着城墙下这个妇人,没想到这个老妇人当初还和瘸子有这么一段。

    “我告诉你啊,你待会千万不要说你是瘸子的徒弟,只会被揍得更狠。”徐长安才想开口,便被李道一这句话给堵了回去。

    “为什么”

    “当初瘸子揍了她,还揍了她老公,如今你又揍了她孙子,你说为什么”

    徐长安听着这半开玩笑的话,顿时轻松了一些。

    许耿仍在昏迷中,冯以莲瞥了一眼正在思考的郡守大人,手一抬起来,后四五十名白衣剑客便同时拔剑

    “你确定要和朝廷对抗”郡守大人咬着牙问道,这乾剑宗的人将城门一堵,那些要出城的百姓纷纷不敢上前。郡守大人见状,便立马让人关上了城门。大门缓缓闭合,冯以莲也没拦着,天边雷声又响,小雨缓缓落下,冯以莲冷冷的看着郡守大人。

    “要不是那位一人力压庙堂和江湖,凭当初那个宗师级别的圣皇,谁会把这狗朝廷放在眼里”

    “你”郡守大人一惊,居然有人公然辱骂圣皇,伸出了手指,颤抖的指向了冯以莲。

    “列箭,敌人来袭”

    最终,他只能吼出了这一句

    冯以莲看着徐长安,没有理会对准自己的弓箭。

    “你放人还是不放人”

    她的目光如同利箭,直刺徐长安双眸,徐长安也丝毫不躲避,也迎了上去。

    “你们将我兄弟和兄弟媳妇放了,我便放人”

    话音刚落,顿时传来了一阵大笑,笑得极其悲凉。雨也慢慢的大了起来,所有人的衣服都湿了,雨点打在了头发上,顺着发梢流下,就连拔出的长剑的剑尖之上都有雨滴缓缓落下。

    “你又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突然一声大吼传来,徐长安等人被吓了一跳。

    “我要自己的孙儿,还需要你们同意么”

    话音刚落,自冯以莲周围一道光圈骤然出现,不停的往外扩张,最终将徐长安等人也笼罩进去,这才停止。

    “大宗师级别的领域”李道一突然说道。

    徐长安顿时感到周围的空气凝滞了,他费劲的转头看向李道一,只见李道一也面色苍白,紧紧的咬着牙,抵抗着这股威压。

    徐长安看向了城墙之下,只见那位老妪冯以莲龇着牙,露出了只有几颗牙齿的牙龈,显得丑陋又诡异。

    这个老妪踏空而行,一步一步的朝着城头而来。

    “你再来,我就杀了他”

    徐长安咬着牙,额头之上冒出了汗珠,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若能动,随你”

    空中似乎有梯子一般,这个老妪从容的拾级而上,最终站在了徐长安的面前。

    “后生可畏,我是第一次看到敢这样和我说话的后生,我可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冯以莲并没有第一时间管自己的孙子,他反而对这个将许景龙bi得自愿放自己出来的少年人产生了兴趣。

    她对徐长安,既有好奇,又有怨恨。

    毕竟就是这个人,才让自己有了重见天的机会;也是这个人,将自己孙子的命握在了手里。

    她的孙儿,怎么能如此的窝囊

    她冯家的人,在这扬城,别人有什么资格拿捏

    虽然她恨许景龙恨得要死,可那是她的家事

    “你动不了的。”冯以莲淡淡的说道,便伸手要拿下徐长安的面具。

    “住手”

    当那只苍老的手快要触摸到徐长安的面具时,李道一终于费劲全力气吼了一声。

    冯以莲转看向了李道一,手一挥,李道一上的威压骤然消失,他立马松了一口气,不停的喘息着。

    “为什么”冯以莲还是给足了天机阁面子,朝着李道一问道。

    “若你敢揭了他的面具,我敢保证,这乾剑宗之上尽是人头”

    冯以莲的手一顿,恶狠狠的看向了李道一。

    “你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事实”

    冯以莲冷冷的看了李道一一眼,便放声大笑道“好得很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何等稀奇的地方”

    那只手已经抓住了徐长安面具的一端,只要往下一拉,徐长安的脸庞便会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喵呜”一声猫叫传来,带着愤怒,直接扑向了冯以莲。灰扑扑的小白猫突然扑了出来,让冯以莲顿时一惊,急忙抓住了小白的尾巴,将它从自己头顶上扯了下来,小白被揪住尾巴,用尽全力气,头往上摆,一口咬在了冯以莲的手上,冯以莲顺势一甩,将小白甩了出去,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冯以莲看着自己出血的手,眼中涌动着杀意。

    她慢慢的靠近了小白,将小白给提了起来,面向徐长安问道“这小畜生和蜀山有什么关系你和蜀山有什么关系”

    徐长安咬着牙,一言不发。

    “那只老黑猫和他关系莫逆,向来只有他才能亲近。这小白猫的血脉和那老黑猫同出一脉,我倒是不信这天下间还有其它脉,这小东西肯定是老黑猫的子嗣说你和那个老东西什么关系,为什么老黑猫的儿子会跟着你”

    李道一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声。

    他实在没想到,这老妪当初和李义山关系如此之好,就连蜀山的镇山神兽之一都见过,而且还能认出血脉。

    李道一努力的想办法弥补着,最终笑道“你看错了,这不是蜀山那只老猫的子嗣”

    冯以莲冷眼瞧了一眼李道一,随后盯着徐长安说道“当初那个负心人带我上了蜀山,那只老黑猫天天往我怀里钻我会认错”

    说着便冷笑一声道“说吧,你和那个负心人什么关系”

    徐长安仍是不言语,他仍然挟持着许耿,可这冯以莲似乎丝毫不关系自己的孙儿,只是死死的盯着徐长安的眼睛,提着小白说道“说你和那个负心人什么关系”

    “正是家师”虽然李义山没有当他是徒弟,可徐长安内心却认定了他便是自己的第一个师父。

    冯以莲一口一个负心人,徐长安心里便有些堵,想起了瘸子在蜀山遭受的种种,蛰伏的十几年间,便忍不住对他鸣不平。

    徐长安毕竟才弱冠之年,此时在重压之下,血直往上涌,便脱口而出

    “你一口一个负心人,他苦守蜀山的时候,你在哪儿他中剧毒,无法修行的时候,你在哪儿他受重伤,成了瘸子的时候,你又在哪儿”

    这一连三问,将冯以莲给问住了,她怔怔的愣在原地。

    当年李义山和那铁剑山宗主的夫人不清不楚,她一气之下,便直接回到了这乾剑宗,恰好此时许景龙闯入了她的心扉,她便草草的结了婚。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许景龙是个白眼狼,当父亲逝世之后,许景龙不仅害了自己的哥哥和弟弟,还用计将自己修为封印,随后便将自己关入地牢,对于徐长安说的这些事,她是一概不知

    徐长安勉力的吼出了这些话,便喘着粗气,腰也往下一压,上似乎又千斤重物一般。不过,他的长剑仍然死死的抵住了许耿的脖子。

    冯以莲手一挥,徐长安上的压力顿时一减

    “你既嫁为人妇,他也不用你管”

    冯以莲嘴唇嗡动,声音极小,怯懦的说道“当初我也不知晓,若是我知道他发生这些事,又怎么弃他而去”

    “可你现在却反说他无无义,无无义的是你”

    听到“无无义”这四个字,冯以莲便愣在原地,顿时想到了种种。要不是当初那个负心人和铁剑山宗主的夫人不清不楚,她又怎么会一气之下便回到了乾剑宗,还认识了人面兽心的许景龙。要不是遇到许景龙,他父亲的乾剑宗怎么会易于他人之手。要不是因为许景龙,她哥哥和弟弟怎么会惨遭毒手

    想到此处,她便咬牙道“好,好一个我无无义”

    “他是这么说的么”

    徐长安看着冯以莲,心头一,便咬牙道“对,他就是这么说的”

    冯以莲看着徐长安,便举起了手掌,伸向了徐长安的头顶。

    “那我便无无义到底”

    说着,那股威压便再度降临到了徐长安的上,手掌也要盖在了徐长安的头顶之上正在此时,一块令牌骤然飞来,那令牌泛着淡淡的蓝光,令牌所到之处,威压顿时消弭于无踪。且从后蹿出了一个人,将徐长安往后一拉

    往后一拉不打紧,可徐长安的长剑仍然架在了许耿的脖子之上,这一拉扯,猝不及防之下,徐长安的手一划,那长剑便划过许耿的脖子,鲜血顿时飚出,染红了城墙。

    “耿儿”

    两道声音喊了出来,蹿出来那人顿时一愣,他本就是在徐长安的后,城门之前也被关闭,他便无法知道徐长安挟持许耿的形,他只想救徐长安,却没想到这一拉扯之下,便间接的害死了许耿

    这个人自然就是蓝宇,他蓝家前辈的令牌一出,便硬生生抗住了这股威压。

    看向城墙之上的鲜血,他愣住了,徐长安也愣住了。城墙下一人放声大哭,已然晕厥了过去。而冯以莲呼喊了几声许耿之后,便冷冷的看着徐长安,看着穿着红色喜服的蓝宇。

    徐长安勉力的吼出了这些话,便喘着粗气,腰也往下一压,上似乎又千斤重物一般。不过,他的长剑仍然死死的抵住了许耿的脖子。

    冯以莲手一挥,徐长安上的压力顿时一减

    “你既嫁为人妇,他也不用你管”

    冯以莲嘴唇嗡动,声音极小,怯懦的说道“当初我也不知晓,若是我知道他发生这些事,又怎么弃他而去”

    “可你现在却反说他无无义,无无义的是你”

    听到“无无义”这四个字,冯以莲便愣在原地,顿时想到了种种。要不是当初那个负心人和铁剑山宗主的夫人不清不楚,她又怎么会一气之下便回到了乾剑宗,还认识了人面兽心的许景龙。要不是遇到许景龙,他父亲的乾剑宗怎么会易于他人之手。要不是因为许景龙,她哥哥和弟弟怎么会惨遭毒手

    想到此处,她便咬牙道“好,好一个我无无义”

    “他是这么说的么”

    徐长安看着冯以莲,心头一,便咬牙道“对,他就是这么说的”

    冯以莲看着徐长安,便举起了手掌,伸向了徐长安的头顶。

    “那我便无无义到底”

    说着,那股威压便再度降临到了徐长安的上,手掌也要盖在了徐长安的头顶之上正在此时,一块令牌骤然飞来,那令牌泛着淡淡的蓝光,令牌所到之处,威压顿时消弭于无踪。且从后蹿出了一个人,将徐长安往后一拉

    往后一拉不打紧,可徐长安的长剑仍然架在了许耿的脖子之上,这一拉扯,猝不及防之下,徐长安的手一划,那长剑便划过许耿的脖子,鲜血顿时飚出,染红了城墙。

    “耿儿”

    两道声音喊了出来,蹿出来那人顿时一愣,他本就是在徐长安的后,城门之前也被关闭,他便无法知道徐长安挟持许耿的形,他只想救徐长安,却没想到这一拉扯之下,便间接的害死了许耿

    这个人自然就是蓝宇,他蓝家前辈的令牌一出,便硬生生抗住了这股威压。

    看向城墙之上的鲜血,他愣住了,徐长安也愣住了。城墙下一人放声大哭,已然晕厥了过去。而冯以莲呼喊了几声许耿之后,便冷冷的看着徐长安,看着穿着红色喜服的蓝宇。

    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